3.18 贾赦自污的猜测纯粹是想当然(1 / 3)

(

第三卷

3.18贾赦“自污”的猜测纯粹是想当然

“哈哈,周兄弟,咱们可是有日子没见了。”大年初六,周阳跨马到了荣国府门口,就看贾琏正站在东侧,时不时上前几步迎接来访的各家主子,看见周阳就大笑着拱手迎了上来。

至于下人或是较低身份的族人之类,自有人手接走,也没谁提着大包小包之类,因为都是提前送到,这一点周阳也一样。

“链二哥辛苦!”周阳笑着跳下马,拱手打招呼,这个真没办法,背上了“荣国府门生”的牌子,像是这种场面,他无论如何也必须亲自出面,不过他也没兴趣搞大,因此就自己过来了,连李家兄弟都没带。

这一天荣国府定下了大宴宾客,各路亲朋好友门生故吏一起上门,让荣国府呈现出了久违的热闹,但问题还是一样,绝大多数有身份的老交情都是礼到人不到,随便安排个有些排面的下人过来一趟就算数。

因此,贾琏真没多少需要迎接的,除了少数有些身份的亲戚之外,来人中少有什么上台面的人物,因为时间尚早,周阳作为年轻人自然少不了提前一些,因此在门口来来往往的一众人流中,他依然是身份最高的。

“什么辛苦,将来你也少不了。”贾琏笑着拉住了他的胳膊,拽着就进了侧门,“走走走,府里已经摆好了家宴,上次你来,我们都没能好好说说,这次无论如何也少不了。”

“琏二哥,这样好吗?”周阳看看依然繁忙的大门口,愣了一下问道,“这么多人......”

“自有下人接着。”贾琏一遍拽着他往里走,一边不忘解释,“王家叔叔和史家两位表叔要到临近午时才到,其他人也没谁一定需要我在那里带着。”

“额......”周阳再次发愣,想了想问道,“薛家那边呢?蝌兄弟什么时候过来?”

“蝌兄弟?”这次轮到贾琏发愣,想了想才明白周阳提到的是谁,“薛家二房的蝌兄弟?到时候自会有人接着,你——看我这脑子,差点儿忘了薛家妹妹的事情,放心吧,我等下就交代下面的人注意,等他来了就过来禀报。”

这也让周阳再次意识到,这个年代的“商户”地位究竟低下到什么程度,薛蝌好歹也是薛家如今实际上的传人,到贾府却连个正经主子接待都得不到,再想想原著中贾母早期始终坚持宝黛联姻的态度,看来很多东西真的不好改变。

“既如此也就罢了,小弟都来了,是不是该拜望一下伯父?”既然确定了情况,周阳自然也不再多问,但这年节之间到別家走亲戚,无论如何也该见见长辈,却不想贾琏身形一顿,竟是不好安排一般。

“兴儿,滚过来!”他回头招呼了一声跟着的小厮,当场吩咐道,“你快些去东跨院禀报,就说周兄弟来了,马上过去拜望父亲!”

“小的明白!”那兴儿谄媚的一躬身,立刻飞跑着直奔东面而去,竟是有鬼在追赶一般。

“琏二哥,不用如此.....”周阳有些蒙圈,用得着这么正式吗?

“这有什么,走吧!”贾琏的表情有些僵硬,却还是笑着招呼周阳跟上,“周兄弟说的对,这都到了府里,自然要见见家里大人,正好时间还早,我们这就过去,也不耽误中午的宴席。”

两人说说笑笑,一路到了东跨院,就见一片连绵的房舍分为三个部分,最北侧一片院子看起来颇有气势,应该算是正院;中间一片只有房屋没带院子的,应该是外书房,无比蛋疼的是,外书房再往南一片,却是荣国府的马房......

“父亲可在?”两人到了门口,就看到兴儿正站在那里,面色带着焦急,只是不知为何,脸上多了个巴掌印,贾琏眼角一抽,还是面带不满上去问道。

“大老爷就在书房,只是......”兴儿颇为尴尬的余光向后扫了几眼,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